Switch language: English 登入

善生至終–安老院舍長者生死教育

善生至終–安老院舍長者生死教育

发起者身分: 
参与者分类: 
主题分类: 
地区/城市: 
问题描述: 

死亡是人生必经阶段。长者会因受到生理及思想所限以须迫切思考死亡的意义及重要性。特别是居住于长期照护机构长者,因其身体机能状态降低、社会隔离,使他们更易出现负面情绪、更迫切思考死亡(林佳宜、陈锡琦,2006)。

中国人根深柢固的传统观念及对死亡存有太多未知因素会影响其面对死亡的态度,令他们逃避谈论死亡和对死亡充满忌讳产生焦虑(Wu, Tang, & Kwok, 2002),以致他们只能想象而不能确实作好死亡准备事宜(香港大学行为健康教研中心,2008; Chan, Chan, Tin, Chow, & Chan, 2006)。文献指出,生活安适感、希望感与面对死亡态度会相互影响,负向的死亡态度会影响其对人生希望感,使其丧失生命意义(蓝育慧、庄照明、林昭卿、赵淑员,2008;Chan, 2011)。因此,若能积极面对死亡,了解生命意义,尽早对死亡作出准备,就能降低焦虑情况及对生活的影响(颜蒨榕,2003)。

澳门近年已有从外地邀请嘉宾举办有关生死教育的活动(张凯盈,2012;华侨报,2011;澳门日报,2010;澳门日报,2013);另外,2012年《长者权益保障纲要法》框架咨询意见汇编中亦有留意本澳推行生死教育情况(澳门社会工作局,2012)。虽然本澳有关生死教育的研究未够完善,但可见现以渐渐唤起本澳对生死教育的关注。

由于生死教育在澳门推广仍未算普及,很多人对死亡话题仍存有忌讳,因此,本计划根据个案的情况,通过生死教育让其愿意主动参与有关生死议题讨论。在七周时间内,为5名入住安老院舍的长者进行生死教育,通过生命回顾、认识临终抉择等内容探讨人生意义及了解生命结束前的准备,让长者主动参与课堂讨论及消除对准备死亡的焦虑。

解决方法: 

生死教育是透过向人们传递生死各方面知识,促使人们深切思考其意义,并增加人们对死亡的意识,从而建立正确观念以正视死亡,使其更加珍惜生命(生死教育学会,2007;颜蒨榕,2003)。参考邻近地区,香港大学行为健康教研中心在香港进行名为「美善生命计划」的生死教育,结果显示,课堂结束后其死亡态度有所改善;另外,他们亦进行一项为期三年有关死亡态度的前胆性研究,结果发现进行生死教育后能减轻其对死亡相关的焦虑,而且明显地长者会为自己死亡作准备事宜(香港大学行为健康教研中心,2010;香港大学行为健康教研中心, 2008b;香港大学行为健康教研中心, 2008c)。由此观之,生死教育能有效帮助长者减轻焦虑、积极为自己死亡作准备。

本生死教育的概念是参照香港大学行为健康教研中心「美善生命计划」中的「8A」模式所订立。其一系列成效评估研究得出「美善生命计划」能有效提升不同人对死亡认识,并有效降低参与者对死亡相关的焦虑,使他们较开放地谈论死亡(香港大学,2003;Chan, Tin, Chan, Chan, & Tang, 2010)。通个参考8A模式,计划在七周的课堂,每周一节,每节45~60分钟,使个案能经历「alienation」(疏远)、「avoidance」(逃避)、「access」(接近)、「acknowledgement」(确认)、「acceptance」(接受)、「action」(行动)、「appreciation」(欣赏)和「actualization」(实现)的八个阶段,使其能将会积极投入自己的死亡准备计划和重新调节人生的意义和有目标地完成自己的余生(Chan et al., 2010)。

成果: 

是次生死教育计划,当中5名个案都能按计划出席每次课堂,整个课程的出席率为100%。5名个案中,4名主动参与课堂讨论及分享,其中1位较为被动,可见是次课程有80%长者主动参与课堂讨论,高于本计划初定立「能让70%长者主动参与课堂讨论」的目标。并且,透过持续的情绪变化监测,参加者的情绪维持在一般至良好的状况,表明计划未有为他们带来心理上负面的影响。

从死亡焦虑量表(Death Anxiety Scale, DAS)的结果显示,5名个案对于死亡焦虑的情况均有所改善。详见图1。

在改善对死亡焦虑的情况中,可以看到参加者对「害怕因疾病死亡」及「因想到死而烦恼」等问题焦虑率下降最明显,而且对「害怕面对死亡」的问题下降率至完全没有焦虑。其中可能是因计划中分享个案对死亡的态度及在临终时的抉择,使他们能透过分享内心的想法及增加对死亡的认识而使其减轻焦虑。

本计划过程中,个案对死亡态度都有正向改变,且在个案们在第6周都悉心打扮准备模拟遗照拍摄,可见通过本生死教育能让100%的个案发生了认知上的改变及对死亡产生正向的态度改变。

照片: 

评论

Tad_Yan的头像

这个项目也真的超级不错。

我投票给这个项目,因为所有人都必须面对死亡,对死亡的恐惧是必然存在的,能够减轻老人对死亡的焦虑,这是有意义的。

我投票给这个项目,因为能成功與長者談論生死話題已屬不易;能通過教育令長者正面思考以何種方式迎接死亡並付諸行動,非常有正向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