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ch language: English 登入

以同伴方式对本澳某班初三学生进行性知识的健康教育计划

以同伴方式对本澳某班初三学生进行性知识的健康教育计划

发起者身分: 
参与者分类: 
主题分类: 
地区/城市: 
问题描述: 

学校是青少年获得正确性知识的重要来源,影响青少年对性的态度与行为极为深远 (王琳雅、林绰娟, 2006; 江承晓, 2007; Raffaelli & Green, 2003)。在澳门的非高等教育正规课程中,教育暨青年局的课程大纲,并没有针对性地拟出中学生的性知识教育范畴 (澳门教育暨青年局, 2010)。报刊和电视新闻等媒体均指出本澳青少年首次性行为的年龄越趋低龄化,性观念逐渐开放,但缺乏性知识和保护自己的技能。根据2006年调查结果显示,而本澳青少年首次发生性行为的平均年龄更低至15.7岁 (梁亦好, 2007)。同时通过回顾1998年至2009年中,针对本澳中学阶段的青少年性相关问题的调查和文献中,同样发现上述结论 (中国新闻网, 2009; 梁亦好, 2007; 杨雄、姚佩宽, 1998)。

世界各地的学者均指出,倘若青少年在此阶段无法获取正确性知识,可能会使其作出错误决定,导致如性病、艾滋病和非预期怀孕等健康问题的发生。并且青少年非预期怀孕需要面临结婚、堕胎或未婚生子的抉择,无论何种选择都有可能危害其自身生理及心理的健康,增加其家庭负担和社会问题 (俞颖、高晶蓉, 2008; 钟佩玲, 2006; Coleman, 2002;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3)。

所以本计划选择对本澳某中学的一班平均年龄为15.8岁的初三学生,希望在他们未发生性行为前,以同伴教育方式教导其生殖健康、性传播疾病和预防不安全性行为的性知识,从而懂得保护自己,以减少健康问题的发生。

解决方法: 

同伴教育是指具有相同背景、文化、共同语言及经历的同辈人一起分享信息、观念或行为技能,以实现教育目标的一种教育形式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1999)。以同伴教育方法对青少年进行性教育,能有效地提高其对生殖健康、预防性传播疾病和不安全性行为等性知识 (蔡泳等, 2006)。中学阶段的青少年开始具有抽象思维、判断是非及解决问题的能力 (Leifer, 2005),同伴教育正因应青少年此种心理成长特点,通过小组讨论、游戏和角色扮演等参与性强的教学形式对青少年进行性知识的教育 (甘开鹏、郑秀娟, 2009),而且多篇研究指出,以同伴教育的方法进行性教育是可以有效提高青少年的性知识 (庄惠琪、高毓秀、李裕菽, 2006; 蔡泳等, 2006; 苏蓬勃等, 2010; Hampton, Fahlman, Goertzen & Jeffery, 2005)。

通过5周的时间,针对本澳某中学的一班初三级学生,在学校通过同伴教育的方式进行性知识(包括生殖健康、性传播疾病及预防不安全性行为)的教导,以该班学生的性知识提高至少30%。

成果: 

虽然是次接受性教育的参加者的总体性知识答对率未有提升到预期目标,但与其他没有接受性教育的三班学生相比,其总体性知识的答对率有显着提升,从而得知以同伴教育的方式进行性教育是可以有效提高学生的性知识水平。

在图1中,可以看出接受是次性教育计划的A班,其全班同学的总体答对率由性教育前59.34%提高到性教育后的84.66%,即该班的性知识提高了25.32%。其余没有接受性教育的初三B、C和D班学生的前测总体答对率是61.19%、59.15%和63.34%,后测总体答对率是62.18%、60.90%和63.43%,即三班的性知识分别提升了0.99%、1.75%和0.03%。

照片: 

评论

Tad_Yan的头像

这个项目着重于“青少年”的性教育,做得真的也超级不错。

我投票给这个项目,因为性教育的方法是很多争议的,如果该项目以同伴教育的方式进行性教育可以有效提高学生的性知识水平,对于孩子们的健康很有帮助。

以同伴教育为切入点,开展小组讨论、游戏和角色扮演等参与性强的教学形式对青少年进行性知识的教育很好